懒银

阴阳之理(上)

新任非洲阴阳师的日常!!

澜潮:

以第五个人的视角写了一些不那么好看的故事


私设很多,有的地方加了一些个人的理解,如果能够接受的话就往下拉吧


这是第一次完整地写了一篇同人,非常希望能收到大家的评论


(鞠躬




我叫阿缘,出生在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小镇,生活在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商户家庭。我的家境还算可以,至少没有温饱的担忧,父母只有我一个孩子,对我称得上是疼爱。可按照镇子百年来的生活轨迹,我应该会和镇子上的其他的女孩一样,早早便承担起家庭的责任,白天为母亲分担家务或是在店铺里帮父亲的忙,晚上做些针线活来补贴家里,日日夜夜周而复始。等我的年纪大一些,我的父母会为我找一户好人家,我会拥有一个丈夫和很多的孩子,然后继续我的母亲曾经的生活。


 


而让平凡的我变得不再平凡的,是我十二岁的那一年。那一天,有一个阴阳师路过了我的家门口。那位大人似乎走了很久的路,看起来非常的疲惫。可即使如此他也和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银白色的头发整整齐齐地束在脑后,用料考究的狩衣一丝不苟。如果不是那掩不住的倦色,我甚至会以为他是误入凡间的仙人。那位大人站在我家店铺的屋檐下,用我所听过的最为彬彬有礼的声音问道:“请问,可以给我一碗水吗。”


 


虽然是个偏远的小镇,我们这里的人也清楚阴阳师是什么样的人。我母亲对这些大人物有着天然的敬畏,连忙将人请了进来。她找出家里最好的碗用清水洗了一遍又一遍,为那位大人奉上了我们这里能买到的最好的茶。在为那位大人端上茶盏前,母亲看了看自己粗糙且遍布粗茧的手,犹豫了一会儿,将茶盏递到我手里,将我向前一推。我心灵神会,恭恭敬敬地将茶盏端到阴阳师大人面前。那位大人向我道了谢,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然后向我和母亲微笑道:“真是太感谢了,用这样好的茶来招待我这么一个陌生的过路人。”


 


我有些羞愧,我们这样的穷乡僻壤是不可能有什么好茶叶的。阴阳师大人良好的修养让他时刻保持着礼貌,我却不敢冒失地认领这份谢意。但阴阳师大人的话明显让母亲很高兴,连声说道能让您满意那真是太好了。


 


阴阳师大人微笑着和母亲说了两句话,转而若有所思地看向我。我有点不自在,却见阴阳师大人从袖中取出一张裁成人形,在头部缀有一根白色缨子的小纸人,对我说道:“这位小姑娘,可否请你在这纸人上抹一滴你的血呢?”


 


这下不光母亲,连我都有些惶恐。阴阳师是我们所敬畏与憧憬的对象,但与此同时我们对于那份神秘的力量也心怀畏惧。更不用说,血,这在传说故事中总是与黑暗和邪恶挂钩的词语,许多骇人听闻的邪术都是用血作为引子,诱拐蛊惑年轻女孩的桥段更是数不胜数。眼前的人即使是阴阳师也是一个陌生人,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让我们下意识地提高了警惕。


 


阴阳师大人看出了我和母亲的畏缩,温和地笑道:“二位不必担忧,这并不是什么邪恶的术法。”说着轻轻刺破自己的指尖,将一抹殷红的血抹在那纸人之上。血一沾到纸面上便迅速消失,接着那白色的缨子抖动了两下,迅速变成鲜艳的红色,原本软绵绵地趴在阴阳师大人手掌中央的纸人仿佛瞬间有了生命一般一跃而起,顺着大人的手臂爬上他的肩膀,亲昵地蹭着大人的脸颊。


 


母亲惊讶地用双手捂住了嘴,我也看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阴阳师大人笑着将那试图朝他衣服里钻的小纸人捏着缨子拎了出来,取出了一张新的纸人放到了我的手中道:“这是能感应到阴阳师的灵力的纸人。将你的血抹上去,如果纸人做出了回应,那你就有着成为阴阳师的天赋。”


 


那大概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动听的话了,而小纸人颤抖着红缨从我的掌中站立起来的那一幕,则是我这辈子所见过的最美的画面。那时我与阴阳师大人还有我的母亲坐在我家店铺后面简陋的休息室,一墙之隔的外面有杂毛的狗撵着吵闹的母鸡四处乱窜个不停,还传来不知谁家的妇人呵斥不听话的孩子的声音和小孩子似是撒泼又似是撒娇的哭声。这场景糟糕极了,我却什么也看不见也听不到了,笑容蠢得一塌糊涂,满心满眼都是手里的那个纸人,因为我知道,我今后的道路将会和这个镇子里所有的人都再不一样了。


 


准备了简单的行李——其实也就两件衣服——阴阳师大人带我去了京都。这座城市的繁华远远超出我的想象,让我这个第一次走出偏远小镇的女孩儿几乎看花了眼。阴阳师大人带我去了他的家,先将我安置在院子里,自己进了屋内。阴阳师的宅邸果然也和我们家的不同,宽阔而又精致,屋檐上挂着的风铃在风中叮当作响。庭院中央的那棵巨大的樱花树美丽得令人眩目。我一路上兴奋地过了头,叽叽喳喳和阴阳师大人说了个不停,到了这里却是拘谨起来,被人生巨变的狂喜冲的过热的脑袋冷静下来后,终于后知后觉地生出了些背井离乡与寄人篱下的惶恐来。这里不是我熟悉的那个小镇子了,这里是完全陌生的京都,周围的人也不再是我所熟悉的那些叔叔婶婶,将是那些高高在上的、我招惹不起的阴阳师和贵族。我小心翼翼地站在庭院的花树下,手指抓着衣角,生怕惹人厌烦。我能感觉到庭院里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可自从阴阳师大人进了内室之后庭院里空无一人,除了架子上的乌鸦外再看不见其他活物,我悄悄张望了一下,一无所获。那种如有实质的被窥视的感觉让我很不自在,我正不安,屋子的拉门被推开了,我立刻抬起头,尚未看到人出来,就听到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传出来:


 


“晴明,你又捡了什么人回来?”


 


“我此去归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灵力很强的小姑娘,这等天赋若是埋没了实在可惜,就把她带了回来。”阴阳师大人从屋里走出来,身后跟着一男一女并一个小姑娘和一只大白狗。


 


“博雅,不要吓到她了。”


 


那只白狗漂亮的很,一双眼睛灵动极了,跳到我面前歪着头打量了我半晌,突然口吐人言道:


 


“哦!真的是很强的灵力呢!”


 


我吓了一跳,阴阳师的家里连狗都会说话的吗?就见那大白狗甩了甩蓬松的尾巴,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先说好了,小白是狐狸哦!不是狗!”


 


原来是狐狸呀。


 


可是会说话的狐狸也很奇怪吧!


 


名叫晴明的阴阳师大人笑着用折扇敲了敲小白的头向我介绍道:“小白不是普通的狐狸,是陪伴我最久的式神。虽然平时闹腾了些,但关键时候还是很可靠的。”


 


“欸?晴明大人觉得小白很闹腾的吗???明明博雅大人才是让人头疼的那个吧!”


 


“喂小狗!”


 


“哈哈哈…”


 


一路上都温和有礼的晴明大人回到了自己的庭院后似乎比在外面活泼随意了许多,他的宅邸很大,除了他自己还住了一对兄妹和一位很美丽的比丘尼,据小白所说都是和我一样被晴明大人从外面捡回来的——对于这一点我持怀疑态度——除此之外还有式神,非常非常多的式神,一开始我在庭院中感觉到的打量的目光就是来自他们。在晴明大人向我介绍了与他同住的那几位后,对着那棵樱树说了一声“来见见我们的新同伴吧”,我正疑惑他在和谁说话,却感觉到庭院里忽然有微风卷过,樱花树枝轻轻颤抖了两下后,原本空荡荡的庭院里瞬间出现了大量姿态各异的身影,有的是人形有的是兽形,或是热切地凑到我面前,或是冷漠地站在远处的树下,热热闹闹地站了一庭院。晴明大人摸了摸我的头,微笑道:“阿缘,以后你就和我们一起生活了,我会负责教导你的阴阳术,要努力成为一名出色的阴阳师啊。”


 


自此我便成为了晴明大人的学生。


 


也许是怕我初来乍到会觉得不自在,晴明大人安排我和那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名叫神乐的小女孩住在一起。当天晚上,我久久难以入眠,从今往后,我的生活真的要天翻地覆了。


 


晴明大人是个很好的老师,再枯燥的课程都能讲的很有趣。我的脑子还算灵光,灵力也很充沛,术法学的很快,虽然好像差神乐有点远,但按晴明大人的话来说,我在同龄人里算是不错的了,没必要去和神乐那样天生的巫女去比。博雅大人试图过教我弓箭,但那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吃力了。射出去的弓箭软绵绵的没有力道,胳膊拉不了两下弓就酸得抬不起来。四肢发达的博雅大人似乎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挠了挠头没有再难为我,但是不知为何产生了我的身体缺乏锻炼很虚弱的认识,隔三差五就要带我去练习体术强身健体。所幸神乐很关照我,非常认真地告诉了她的哥哥并不是所有的阴阳师都是像他那样的,或者说武力值不高才是大多数阴阳师的常态。身为同龄人,神乐对我很有好感,总是把她最喜欢的椿饼和糖果分给我,还会在我无聊的时候带着我一起去软磨硬泡大天狗让他吹些欢快的曲子给我们听。每当这个时候,所有的式神都会聚到樱花树下,带着他们的乐器和舞裙唱着跳着闹成一团,最后演变成一场简单的宴会,连向来害羞的椒图小姐都会从池塘里探出头来,用她的鱼尾拍打水面,带起一串串的练水花。说实在的,我觉得大天狗的笛子没有博雅大人吹的好,但是我喜欢大天狗那明明不乐意却又拿我们毫无办法的表情,喜欢神乐拉着我的温暖的手,喜欢八百小姐送来的热茶和点心,也喜欢这样无忧无虑的、热热闹闹的场面。


 


然而在修习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在成为优秀的阴阳师的道路上,遇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障碍——在灵力充沛的同时,我在与式神的感应力上似乎要弱上许多。简单来说,式神很难回应我的呼唤。这对于一个阴阳师来说是个致命的问题,这个“致命”不仅仅是在形容问题的严重性,也是在说一个现实中实打实存在的问题——修习阴阳术的我能够驱除邪祟,能够净化怨灵,能够祈福祷告,能够结阵封印,但人与妖怪的力量差距悬殊,在遇上凶恶的妖怪时,没有式神的我是没办法保护自己的。


 


晴明大人和神乐想了很多办法,选择了妖气最盛的月圆之夜,在我结阵向妖怪的世界进行呼唤的时添加了各种可以加强感应的术法,均是一无所获,没有任何妖怪回应前来。看着那一张张在阵法的光芒中化为灰烬的符箓,我几乎是有些绝望了,不仅觉得自己有愧于晴明大人的悉心栽培,更控制不住地去想当初晴明大人将我带出家乡是否是一个错误。晴明大人想要安慰我,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生怕更伤到了我的自尊心,折扇敲着手心苦恼了半天,还是八百小姐轻声说道:“不如让神乐陪阿缘去集市上逛逛吧。也许能让她开心些。”


 


果然还是女人更懂女人的心。热闹的市集和琳琅满目的货物能让一切女孩子忘却烦恼。妖气旺盛的月圆之夜正是鬼市大门洞开的时刻,晴明大人折扇一合,带着我们几人和一群式神去了妖怪的市集。我们走过黑夜里空无一人的京都的街道,木屐踏过地面的响声在一片寂静里分外清晰。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式神们,心想若是数目更多些,那传说中的百鬼夜行大概也不过就是如此了吧。等到月亮爬到我们头顶的正上方,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声清越的梆子声响,明亮的灯火从我们的身侧向着长街的远方一路漫开,耳边忽然变得嘈杂,形形色色的妖鬼如梦境般在我们的身边现形,我心神一晃,差点被突然出现的妖潮与同行的伙伴冲开,幸而萤草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一边带着我穿过挤挤攘攘的人群往晴明大人那边挤,一边举高了手里的蒲公英越过其他妖怪的头顶用力挥舞,努力地大声喊道:“晴明大人!我们…我们在这里!”


 


鬼市向来在各种神秘诡谲的传说话本中占有不可替代的一席之地,而真正的鬼市远比故事中所描述的还要繁华。我在进入鬼市心神失守的一瞬间被突然出现的妖鬼冲离了同伴的身边,想要逆着人群回去着实不算容易。萤草个子虽小,力气却实在吓人,挥舞着她的那根蒲公英硬是在人群中开出来一线道路,动作生猛得紧,脸上却是羞红了一片,一边将那蒲公英舞得生风一边向周围的人道歉:“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们和家人走散了,劳烦您让我们过去一下……”


 


等我一路被拽着冲回晴明大人身边时,博雅大人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你的式神还真的都是些可怕的家伙啊,晴明。”


 


“请…请您不要这样说,我只是一个柔弱的小妖怪而已……”


 


“真是帮了大忙了啊。”晴明大人真的是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温柔。


 


这点小插曲并没有对我们的鬼市夜行造成什么影响,正相反,被萤草拉着一通忙乱反倒是让我心中的阴翳被驱散了些许。人类的市集里有的东西鬼市里都有,还有更多人间的市集所没有的或有趣或古怪的玩意儿,那些妖怪店主们用各种奇怪的办法吆喝拉拢客人,其中有个年轻俊秀的男人个字不高,总是被其他人挡住,一急之下猛地将自己的头扔上半空,朝着街道大声吼道:“刚打下来的新鲜石距眼睛,有没有妖怪有兴趣!便宜出了!”。


 


妖群中有人笑着道:“首无!你怎么每个月都在卖石距眼睛?石距一族本来就没多少,怕不是都被你杀啦!”


 


这一片范围的妖群中哄然爆开笑声,首无用力哼了一声,悬在半空的头嗖地一下缩了回去,看不到了。


 


我问晴明大人:“石距的眼睛有什么用?”


 


晴明大人笑道:“石距的洞穴里经常会有些值钱的宝藏,但是眼睛的话……大概有点妖怪喜欢吃吧。”


 


……所以首无的那句话其实就是相当于“新鲜的猪肉便宜卖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街上来来往往的也不仅是妖鬼,还有想要来淘些好东西或是纯粹凑个热闹的人类阴阳师,他们似乎都认识晴明大人,远远地看见了会和晴明大人相互行礼。博雅大人给我和神乐买了苹果糖,还在射击的摊位上为我们赢来了所有的奖品,被鸦天狗几乎是撵出了他的摊子。战利品中有一样是用红色的福袋装着的豆子,我从未见过这个有些好奇,把它拎出来问神乐:“这是什么?”


 


神乐打开袋子看了一眼:“这个是福豆,可以用来砸百鬼的东西。”


 


我更好奇了:“砸百鬼?”


 


“嗯…这是以前的阴阳师会在鬼市上用的一种小玩具,把他掷向妖怪,如果它化作金光没入妖怪的身体里消失不见了,那就代表着你这个妖怪建立了契约,从今以后他就是你的式神了”神乐捻起一粒福豆,四处张望了一下“就像这样。”说着将手中的福豆用力向街边的一位白衣白发的女子掷去。


 


那名女子本是背对着我们,却仿佛能看到身后一般,在福豆飞近的瞬间身形微晃避了开去。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她是如何躲开的,就见那女子转过身来,露出一张极艳极媚的脸来,额上的红角如珊瑚般鲜艳。她瞟了眼落到地上化作点点金光散开的福豆,又抬眼看了看神乐,忽然嗤笑道:“怎么,就凭这种玩意就想与吾建立契约?”说罢似乎也没有想听我们的回答的意思,径自离开原本所在的地方,不一会儿便没入了人潮之中。


 


“虽然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是这种东西其实没什么用,妖怪都很敏锐,不会站在那里给你砸的。而就算砸中了…”神乐说着又捻起一枚掷向路边摆着捞金鱼的摊子,还骑了一条巨大的金鱼的老爷爷,福豆落在老爷爷的衣服上又被弹回地上,再次化为了金色的光点“就算砸中了,也基本没什么用。”


 


被福豆砸到的老爷爷一团和气,笑眯眯地对我们说:“是晴明大人家的神乐呀,要来捞惠比寿爷爷的金鱼吗?”


 


我和神乐接过网子在金鱼池边蹲下,去捞那些鲜艳漂亮的鱼儿。我在得知福豆功用时悄悄在心底生出的那一点希望又被冷水浇得一点烟也不剩,原本被鬼市的热闹挤出脑袋的沮丧又悄悄地回到我的脑海里,难道我真的无法拥有式神了吗?可是没有式神,我又算个什么阴阳师呢?


 


“那当初创造这个福豆有什么用嘛,也不知道之前的人是怎么想的。”我闷闷地道。


 


“因为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东西啦,那个时候阴阳术才刚刚被创造出来,很多东西都还在起步摸索,大家什么都没有,能做出这样的福豆的,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人啦。”


 


神乐拍了拍手,将捞到的两条橙色金鱼装进木碗里,很开心地拿去给晴明大人看。自称惠比寿的老人笑眯眯地看着我,突然对我说道:“虽然福豆对大妖怪和我这样的老人家没用,但如果是年轻些的小妖怪,还是有可能砸中的哦。就算是现在,有的阴阳师来我们的鬼市时都还会带一把豆子,朝妖怪群里扔一扔,图个热闹,没准就会有好运气。”


 


说着惠比寿从他的金鱼池里捞出一条金色的小鱼,装进木碗里递给我:“来,小姑娘,爷爷把福气分给你。”


 


我感激地接过金鱼,站在路边从福袋里摸出一把豆子攥在手里。这时我又看到了之前见到的那个美丽的白色女妖怪,她独自一人坐在猫掌柜的酒肆里,要了酒自饮自酌。我不过看了几秒就被她察觉,但她并没有在意我,很快又把头转了过去。


 


我叹了口气,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或者说,女妖怪。如果可以的话,我非常希望她能够成为我的式神。但很明显那不是现在的我可以奢望的事,也许等我成为晴明大人那样的大阴阳师,我才有邀请她成为我的同伴的机会,现在……我深吸一口气,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妖怪,鼓起勇气用力将所有的福豆抛了出去。


 


无数琐碎的金光从街上飞起,那附近的几个妖怪朝我这边看了一眼,有的善意地笑了笑,有的朝我做了个凶恶的鬼脸,但没有任何一个有契约成立的迹象。


 


果然还是不行啊。我强压下心中的失望闭了闭眼睛,脑海中却忽然有一道莹蓝色的符文闪现,在我的脑海中徘徊了片刻,最后安安稳稳地融入了我的灵力里。


 


有一道契约成立了!


 


我猛地睁开双眼,冲向了契约的感召力传来的方向。在重重的人群之后,找到了我的第一位式神,那是一个……


 


扫把。